| 小故事大道理 | 小故事大智慧 | 小故事大全 | RSS

小故事大道理-很简单的小故事,却寓意着深刻大道理

返回首页

宝马娱乐城_大都会娱乐城_澳门黄金城

[小故事大道理 www.dl-js.com 时间:2010-12-24 11:57]

宝马娱乐城_大都会娱乐城_澳门黄金城

青山万分懊恼,仅仅是把人家扶了起来的工夫,他的行李,准确地说应该是一卷破烂,就不翼而飞。实际上丢了行李,他倒不着急,一床破被子,一条烂褥子,还有一条旧毯子,不值个仨瓜俩枣的,就是把它扔到大街上,估计也没人会去拣。
  让他欲哭无泪的是,那破行李里还裹着他的全部财富:打工挣来的3000块钱!

  等他发现行李丢了的时候,他也明白他被人家给耍了!

  也就是说,人家演戏给他看,他就入套了,等人家的戏演完了,他的东西都让人家给演走了。

  仔细想想,那个青年跟偷他的人准是一路的,就是那个青年给他演戏看的。

  青山下了火车,急匆匆赶往班车站。看看离坐车还有一个多小时呢,他就提溜着铺盖卷儿找个僻静的面食小摊,要了一碗抻面。面还没抻出来呢,对面也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,也要了一碗抻面。

  在等抻面的空儿,那青年问:“大哥,出去打工回家啊?”

  青山看这人面相不凶,挺善的,就答:“回家,三个多月没回家了。”

  青年又问:“想嫂子了是不?”

  青山笑笑:“说是就是吧。”

  这时候,两碗抻面都端上来了。青山看看青年,就先吃上了,刚刚吃了不到半碗,就看那青年扑通一下摔倒在地,口吐白沫,手也抽搐,腿也抽搐。青山连忙放下大碗,去搀扶青年,搀了两下,却没搀起来。青山就蹲在地上,使劲地掐青年的人中。他知道村里的二楞子患有羊角风,就是医院里说的癫痫病,一犯,也是口吐白沫,手脚抽搐,人事不省。他爸就给他掐人中,过一会就好了。果然,青山一使劲,那青年嗷地一声叫,睁开双眼,自己竟从地上起来了。

  青山问:“没事了吧?”

  青年点点头说:“刚才头一阵晕,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了。老毛病,说犯就犯。”

  青年说完,匆匆对面摊的主人说:“老板,我去对面的药店买点药,好就着这碗面汤喝了。”

  面摊的主人头也没抬,说:“去吧,回来要是凉了,我再给你热热。”

  青年就去了那边的药店。

  青山喝了面汤,正要付钱,突然发现自己的行李卷儿没了。他赶紧四处寻找,却踪影皆无。

  青山急了,大声嚷嚷着说:“谁看见了我的行李卷儿?”

  就有人说:“刚才你救那个青年的时候,有一个人拿着桌子旁边的那个编织袋走了,我还以为是他的呢!”

  好在青山长了个心眼,把零钱装在了兜里,把整钱裹在了行李卷。他以为一个破行李卷儿,谁会去注意它呢?结果,却弄巧成拙,把大钱给丢了。他把抻面钱给了,就去对面那个药店找那个青年。可在药店找了个遍,也没发现那个青年的踪影。

  没办法,青山只好用兜里剩下的钱,买了回家的汽车票。这样,他的兜里还剩下不到8块钱了。在车上,青山心里很难受,要过年了,家里等着用钱,妻子眼巴巴等他回来呢,五岁的儿子也眼巴巴地看他呢。可是,他却什么都没有拿回来,该如何面对妻子和儿子呀?

  下了汽车,离家大约还有三十里路。这时,天已经渐渐黑下来,沉重的心情压得他脚步越来越慢。前面有一个小村,已经有灯光亮起来。他记不清这个村庄是叫什么名字了,但他每次出门都要路过这个村子。他记得村南头有一个小卖部,主人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,长得很耐看,不细看,还真有点像他的妻子婉云呢。那是有一回他渴了,曾去那里买了一瓶矿泉水,女人很热情,说话也很好听。

  青山的想法是突然决定的。

  既然别人骗了我,我就不能骗骗别人吗?既然别人可以演戏给我看,我就不能演戏给别人看吗?

  他心里盘算:如果那小卖部里就女人一个人,那计划就等于成功了!如果有别人在,他的计划就失败了!千万只有她一人啊!如果那女人不答应他的要求,态度还不好,他就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了;如果那女人答应了他的要求,还对他态度很好,他以后会记住她,并且会给她补偿的。

  这样想着,他就来到了这家小卖部。正像他所预料的那样,就她一人在。

  见他进来,她热情地迎上来问:“你想买点什么?”

  青山嘴里应着:“哦,我随便看看。”

  青山边说边瞄着小卖部里琳琅满目的商品,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。现在他最想买的东西就是要给儿子买一些小食品,比如棒棒糖呀,果冻呀,动物饼干呀。小卖部虽然不大,可货物却很全,针头线脑,吃的用的都有。

  看了一会儿,他问:“你这里赊账吗?”

  女人笑着说:“左邻右舍的,谁家没个手头紧的时候?记账也挺正常的。”

  他接着问:“可我是个生人,还不是本村的,你能赊给我吗?”

  女人还是微微地笑着说:“我想你虽然不是我们村的,但听口音,你也肯定不是从远处来的,想买点啥,就挑。”

  青山脸红了,说:“我是前云村的,我姓邱,叫邱光石,我爸叫邱满屯。”

  女人仔细打量了他一眼,说:“啊,前云村离这才二十里路,我去过那里收购玉米,道真不好走。”

  青山问:“你看这样行不?我在你这里先赊50块钱的东西,明天我来还你钱。我出去打工,让小偷给算计了,老婆孩子在家等我回来呢,我不想让他们太失望!”

  女人就说:“那你就看着挑吧,随便,多挑一些也没关系。”

  青山就把一些食品往女人给找的塑料袋里装,装了满满一大袋,女人算了算,一共是64元8角。

  女人说:“就算60吧。不着急啊,有钱就顺便捎过来,没钱,就拉倒啦。看你这个男人挺顾家的,是个负责任的男人。你瞧瞧我家的,上午就骑自行车出去,到现在还没回来,兴许又跟哪帮狐朋狗友喝高了,咳,现在的男人,没办法啦。”

  从小卖部出来,青山的脸还是热热的,他从来没有撒过谎,这次撒谎,脸都是红的。好在是晚上,那女人看不出来。其实他姓张,家住后山村,与前云村南辕北辙。那个所谓的邱光石是他临时想起来的,去年就死在了南方的建筑工地上。而那个邱满屯呢,大名鼎鼎,曾经是个抓老鼠的能人。

  青山自编自导自演了这出骗人的把戏后,心里总是惴惴不安,老觉得有些内疚,有些过意不去。以后这段路,他走得无精打采。走了大约有十多里路吧,他发现有一辆农用车迎面开过来。离得近一些时,突然,青山借着农用车的灯光看见,在农用车前面,有一个人骑着自行车,晃晃悠悠往前走,瞬间,农用车的灯光没了,农用车也熄了火。

  青山感觉有些不妙,就紧走几步,来到了黑乎乎的农用车前。

  他听到一个人哼哼唧唧躺在地上,一个人影站在那里。

  青山问:“地上的人是你撞的吧?”

  那黑影答:“是他硬往我的车轱辘底下钻,我可没想撞他。”

  听着那人的口音,青山脱口而出:“你是小双呀?”

  那黑影也惊喜地问:“你是青山表哥?”

  青山有些高兴,见了自己的表弟小双,自己回家可以少走不少路了。

  他问小双:“你这是干什么去呀?黑灯瞎火的!”

  小双答:“咳,别提了,去接我爸,结果没接着。我爸去城里捣腾点烟花爆竹,被人家给罚了,得过几天再回来。不承想,这家伙喝多了,愣往车里挤,算我倒了八辈子血霉啦!”

  青山说:“这人估计是没什么大事,赶紧把他送医院吧。”

  小双偷偷说:“这里就你和我知道,甭管他,咱们赶紧走吧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”

  青山说:“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,马虎不得。”

  青山就弯腰去扶那人,一摸头,摸了一手粘滑的东西。

  青山说:“这人头上肯定有伤口,快走吧,耽搁了,就麻烦了。”

  小双就和青山把那人抬上车,把他的自行车也抬到车上,摸黑朝乡卫生院开去。

  到了乡卫生院,一检查,那人的头部有一个两寸长的大口子,还往外冒血呢。小双交了钱,医生给他包扎后,那人还醉醺醺地说着醉话:“别、别闹了,我、我的头晕得厉、厉害,不能再喝了!”

  看看那人没有生命危险,小双偷偷说:“咱俩趁早快走,晚了就操心了!”

  青山说:“赶紧给他的家里打个电话,可不知道他家的电话号码。”

  医生听了,就说:“他是龙形村的郝大炮,他家的电话号码我知道。”

  青山按医生给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,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听着耳熟:“喂,你是谁?有什么事吗?”

  青山立即说:“你来乡医院吧,郝大炮受伤了,但没事儿。”

  不到半个小时,一个女人风风火火来到医院,青山一看,心里暗暗叫苦:“这女人不是那个小卖部的主人吗?”

  女人看见丈夫已经包扎好了,沉沉地躺在那里,已经没什么问题,就问青山:“怎么?你还没回家呀?”

  青山答:“走到半路,看见你男人在地下哼哼,可能是骑自行车摔了,赶巧,我表弟开车路过,就把他送来了。”

  女人说:“谢谢了,没有你们,他还不得冻死在半路啊?”

  这时,小双起身去了厕所,青山悄悄跟女人说:“你男人就是这个司机撞的,把他的车灯都撞坏了,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说的,他是我表弟。”

  女人感激地点点头,什么也没说。

  后来,小双给郝大炮赔了500块钱,把这事给私了了。

  过完年,青山来龙形村给那女人还账。

  那女人依旧笑嘻嘻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?”

  青山问:“为什么?”

  那女人说:“因为那姓邱的去年就已经没了,而那个邱满屯是捉鼠大王,我知道的。”

  青山疑惑地问:“你看出我撒谎了,还敢赊账给我?”

  女人淡淡地说:“出门在外,谁都有可能遇到麻烦,一个大男人,张口向我赊账,如果没有困难,谁愿意这样啊?事出无奈,我理解,那60块钱,你给我,我就收了,你不给我,也无所谓,至少,我让你的妻子和孩子没有更大的失望啊!”

  青山听后,后悔不迭。

  他本来给女人演了戏。可没料到,女人给他演的戏,比他更技高一筹啊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